胡余山ver

☆盗笔/sci迷案集 / priest/天涯客 / 伪渣/蝴蝶的叫喊/琅琊榜/喻黄/古风
★现任墨香黑/魔道天官粉请绕道
年少无知干过的蠢事就让它过去吧
一条咸鱼也有梦想——是啥就先不说了,谁叫我是咸鱼呢눈_눈

果然有些文字留存在脑海中的记忆,比人想象的都要深、要久、要难以磨灭。

甭管处于什么情境,出于什么心理,揣着一颗自以为阅遍限制级仍能面不改色、见惯大喜大悲群魔乱舞,以至再难被四平八稳的几页汉字掀起波澜的老心,翻开来、聚好焦、撂上两眼,才发现想再移开都难。

脸皮可以变厚,心可以变硬,可血还是热的,不然可不就死了么?

无数个点围成一圈构成圆,少了一个点,把断了的两头接回去,拗拗造型,还能成个圆,可终究不是原来那个了。

一颗心,可以从不同的角度: 别人看得懂的看不懂的,被很多种情绪触动: 平淡到不足一提的,强烈到咣咣撞大墙的、留下些许个或深或浅的印子,最终才使得一个人成为他自己,一个除自己外没有别人敢拍着胸脯打保票说“ 这件事,xx一定会这么做” 的人。

因为特殊,所以美妙;因为会爱,所以会痛、会珍惜。
没有芸芸众生,又哪来的唯一。

“舞者的骨头可以很软,但也可以很硬。”

醉死当涂、哀者寥寥;曲终人散、泪者几何?
生人而已矣。

评论

热度(1)